环球网

主页 > 环球网 > 环球网

(香港)方润华:略论《孙子兵法》与商业竞争


(香港)方润华:略论《孙子兵法》与商业竞争
 
2004年11月02日 12:36 舰船知识网络版  

      声明:本文为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供《舰船知识网络版》独家稿件。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。

  众所周知,商场如战场,其相似之处有二:一者,商场之中,竞争激烈残酷,成王败寇的逆转,往往在瞬间发生;二者,现代商战的主体——企业,组织严密,结构与军队颇多相似,所以军事上的很多规律可以用于商场。而《孙子兵法》实际上是一部战国谋略攻伐之

(香港)方润华:略论《孙子兵法》与商业竞争

 
书,历经二千余年之沧桑,事异时移,而它的军事思想至今仍放射出璀璨的光芒。

  在今日资讯时代,新经济大行其道,吾人正疑惧逡巡,震撼于此新名词、新理念、新现象,以为旷古未有之奇变,何况中国向来处于科技后进的情况,处此变局,恰如赛跑,一选手之起跑线独后于他选手,落败之局隐然可见,胜算果何在耶?然而润华深信:天地不易之理,古圣相传之心,虽历千年之沧桑,未尝稍变也。润华于孙子之书,经年穷索,而验之实际,的然不违,始司此书之妙,实在是今日新经济谋略之无尽宝藏也。谓予不信,敢陈四义,以就正于方案。

  一曰所居易利与信息高地

  《孙子兵法·行军》一篇,粗略观之,其反复其详以告读者,不过行军当据地便也。然以今日资讯时代的情势比照,真是若合符节。本篇开始就指出我军布阵之利,当在山、水、斥泽、平陆等四种地形,曰四军之利。《兵法》云:“凡军喜高而恶下,贵阳而贱阴,养生而处实,军无百冼,是为谓必胜。”《地利》篇又云:“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,曰通。通形者,先居高阳,利粮道,以战则利。”如果我方先至战场,则必占尽地利,地利既尽,敌来无所凭,处处落败,正所谓:“众树动者,来也,众草多障者,疑也;鸟起者,伏也,兽骇者,覆也。”敌人或杂于鸟兽,或伏于丛莽,其踪不可不谓诡,其谋不可不谓诈,然而因为我民先占地利,故敌虽有种蠢动,都逃不出我的监视,不足为虑。

  不过《兵法》作为军事宝典,不能只教人以先战地利,也应该讲明在已经推动有利之地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后发投影人。孙子虽揣经百战,夫往不胜,也不能处处占尽先机。有时后敌到达,地利已失,则计将突安出?于是《地利》篇去:“可以往,难以返,曰挂,挂形者,敌无备,出而胜之,敌若有备,出而不胜,难以返。”挂形,就是地利已失的地形,我未能避必胜之地,则要思考如何才能破敌人的地利。孙子认为:可以乘其不备,偷袭制胜,这样一来挂形就不会成为我军的弱点。又云:“隘形者,我先居之,必盈之以待敌;若敌先居之,盈而勿从,不盈而从之。”隘形,就是两山间的峡谷,敌若先居此,固已占地利,然不可轻言放弃,须仔细观察敌军之具体布阵如何,如果敌军只据隘谷之半,则我必尾随入隘,占据其另外一半,于是敌、我皆在隘,与敌俱得地利。

  那么,孙子兵法的这些教益与今日吾人面监之新经济何干也?今日新经济之商战,胜败安危全系乎信息,得信息者得天下,失信息者失天下,此必然之理,毋庸熬言。而孙子所云居利之地者,实即寻找一信息高地也,以信息战理论解释,就是要取得敌我的“信息不对称”。所以我之优势,必在居易利之地。所谓利者,通也,信息畅通,无所不知;所谓易者,简也,环节简明,减少运作成本,故我居易之地,遂置彼于险碍,信息不灵,环节繁琐。恰如今日投资,当选择一人地两宜,风土熟悉之地,而所投资领域,亦必我之素谙,或我能掌控核心技术者,此曰构筑信息高地,遂能与对手形成一信息优势,套用制度经济学术语,谓之“信息不对称”。反之,譬如今日企业拓展海外市场,我在信息、人际、文化等方面都不能和本土竞争对手相比,则我已丧失信息高地。这种不对称态势当然于我不利,我则须慎思区处之策,或仔细对手的市场细分有无漏洞,有没有留下可供我发展的高机,如果有,就要抓住机遇,大干快上;如果毫无机会,就要全身而退,不与作无谓之消耗战,如此审时度势,进退得宜,永居不败之地也。

  二曰用人不疑与人力资源战略